Anny Cow

叽喳的旅行笔记:

灰暗的天空,咸涩的气味、苍老的旧船、斑驳的渔网、林立的桅杆、忙碌的身影.....
这里不再清新浪漫、海阔天空、汹涌澎湃,
 这里同样透着海的气息,这是海的另一个世界。

阳光PHOTO:

尼泊尔,博卡拉地区,小朋友又一枚。附带ps教程,不懂的可以咨询,不好的,求大神指点。  nikonfm3a+40/2+fuji200+挂冲自扫。

穆穆vintage·LoFoTo:

【写在入驻Lofter一周年之际】一年前,带着对摄影的那一点的微不足道的认知,我在各个摄影社区迷茫地游走,试图找寻自己的家,非常幸运地,虽然我忘了什么缘由,总之在5月3日那天,我遇见了lofter,并对她一见钟情。

事情是这样的。大学时因为专业的关系,我算是摸相机还比较早,但大多都是拍拍自己和姐妹们的臭美照,谈不上摄影,也不懂光圈快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毕业后更是很少拍照。

2013年初,我计划5月开始人生中第一次的欧洲旅行,那时候我还以为,出国旅行这种事我最多五年一次,千万不能不拍照片空手而归。于是理所当然地,和很多决定“这次我要好好学下拍照”的人一样,我买了摄影书开始看。好在2013年2月的那个春节前后我一直在值班,可以静下心来在安静的办公室看完《纽摄》,虽然很多内容还不明觉厉。

理论补了一些,该实践了,三四月份春暖花开,开始试着练习拍些花草。2013年4月我第一次参加了外拍模特的活动,拍下了第一组正式的摄影作品。

有作品了,就该找地方发了,先后尝试了几个论坛,回复不多,最重要的是感觉不对,论坛里多数的人要么太大叔,要么太商业。

后来真的忘记什么原因,我看到了lofter。就像闯入了一个仙境一样,在这里,我看到了太多自己喜欢的照片,它们那么真实、那么年轻、那么唤起内心中那种对生活的热爱。这一刻我很清楚,这个地方,正是我想要的!

这一天我真正爱上了摄影。遇到自己喜欢的风格,才能真正把这份爱好延续下去,否则只能不断被打击,甚至放弃,不是吗?

没错,这些铺垫,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没有lofter,也许我重新捡起相机的念头只是为了不辜负欧洲旅行的巨额费用而产生的三分钟热情而已。

lofter很年轻、很生活。年轻虽然免不了幼稚,但那种年轻、新鲜、生活化的气息是最最珍贵的宝藏,从中吸取年轻的想法是我最大的收获。(写到这里不要以为我很老,我是87年的:)

于是这一年,我的生活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摄影和旅行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摄影不再为了留下自己的臭美照,旅行也不再是简单地看风景。我辞去了工作,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也会为了生计拍些不属于自己的照片,但内心中的我始终保持对摄影如同初见一般纯净的爱,绝不改变。

第一年的总结,格外的有意义。也许第二年第三年不会有“哇,一年内我的生活居然改变了这么多”这样惊天动地的感叹。因为对一件事情的认知,越是刚开始去研究它,想法的改变就越大。因此我格外珍惜这个第一年的总结。

一年来,每个月的重要事件我写在了第一张图里。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下面这些——

我喜欢的作者有许多个,但第一个发私信“表白”的是 @风子武·LoFoTo ,同时也是第一个通过lofter线下见面的网友(别误会,从发私信到见面,隔了有八九个月),第一个通过lofter被约稿是2013年7月,第一次获得lofter邮件及网易首页推荐是2013年8月……当然,还有第一次热度过100,第一次粉丝过千等等事件不一一列举……然后,我正式加入lofoto组织是2014年4月,因此认识了更多的朋友,谢谢你们。

我的旅行照片:

德国  捷克  奥地利  日本  中国

CRIST:

城市之瞳

 回国出的第一张片,之前cd大哥也有这么一张,这地方确实不好发现,不抬头就错过了

Robuchon A Galera

蔡澜:

不管你同不同意,澳门旧葡京的法国餐厅 Robuchon A Galera,还是亚洲之中最具有规模和水准的一家。 当晚去吃,虽不是法国三星名厨本人监督,但餐单写着Imagine Par Joel Robuchon,由他想出来,好过写是他设计。七道菜:一、爽滑鹅肝慕斯伴黑松露菌鸡汤啫喱。二、鱼子酱啫喱配椰菜花忌廉,顶级鱼子酱伴蟹肉及新鲜啫喱、脆角伴牛油果及青柠。三、软滑海胆忌廉配山葵慕斯,脆炸纸包小龙虾配紫苏香草汁,焗法国龙虾伴香茅及蔬菜麦米。四、香草蛋黄云吞伴嫩菠菜及黑松露菌,驰名黑松露菌洋葱烟肉挞,暖鹅肝滑鸡啫喱。五、烩和牛面颊肉伴黑松露菌薯蓉,香牛扒伴红酒酿幼葱,烩煮牛肉及辣根伴清汤。六、柑橘脆蛋白饼柿蓉。七、黑松露菌雪糕伴白兰地及香槟糖。实在是丰富的一餐,样样都精采,吃到主菜的牛肉要上之前,已撑不下,只有打包。


配搭上有点小疵,啫喱做法的菜太过重复,黑松露菌也不是百食不厌,惊喜感还是不足。捧着肚子走出来时,看到那个大 面包篮,种种选择。还有那架甜品车,种类更多。另外的芝士盘更有数不清的法国产品,下次来,应该不吃全餐,选些自己最爱吃的,然后大干甜品和芝士更佳。这种吃法也许会被所谓的食家认为老派 Old School,但在最老的老派餐厅 Paul Bocuse的里昂本店就是这么上菜的。Robuchon在法国饮食界中也是资深的,但跟得上潮流,开了多家新派菜馆,像香港的那间。不过我认为把澳门的保存得像巴古斯总店那样,老派就老派,也并非坏事。还有一个别的餐厅所无的,就是酒的选择,堪称亚洲第一吧?当晚我们只叫些普通的,开一瓶○四年的 Pichon Lalande,友人大赞好喝,卖一千三,外面批发价也要一千一。这家餐厅,一点也不暴利。

米嘉嘉:

CJ 的妹子都是硅胶啊,近看都是厚厚的粉啊,小清新木有看到啊。这是今天唯一的收获有木有。